一夜瘋狂

 




 



某晚,參加了化妝舞會。
第一次玩costume,真的抓掉幾千絲秀髮都不知道要扮什麽?
化妝舞會是有題目的,就是卡通人物。
澳洲人到底都看什麽卡通? no idea.
經介紹,去了costome 出租店,看來看去,我只認識sailormoon ~~~ 結果就租這套了。
租來的服裝最省事,不用花太多心思。
一開始來的人都是我們一年級的學生,因爲都是菜鳥,所以最早到。
高年級的都是很遲才出現呢!
明明都是同年級的,明明大家都在趕報告,趕得要死,偏偏大家都很花心思在服裝上。
很多都是親手縫製,花盡心思!
佩服,佩服!


 

 



本來還很擔心,心頭忐忑不安,去了,才慶幸自己有參與。平時不打招呼的、不熟悉的、沒有印象的,這一晚卻將我們的關係拉近了一點。

至少,他們知道我叫‘sailormoon \\\’ ! 哈哈~~~
對。一見到我就大喊:啊! sailormoon !
幾個sailormoon 碰頭便大發神經,又喊又叫又抱又拍照~~~
我想,這是因爲 cos sailormoon 是最沒有創意的了,看到這麽多沒有創意的同伴,心裏舒暢了一些。
呵呵~~~~

更多照片:


http://antheatan.blogkaki.net/iframe.php?uid=10537


 

你想住進哪個?

    


              


 



古城馬六甲有其特色。


看看Baba & Nyonya House,深深的、長長的房子,中庭有個大大的天井,高高的橫樑、周圍圍繞著木制窗戶。


想象著,住在裏面的人一定很清涼遐


這也是馬來西亞建築特色之一。不是只有高腳屋纔是我們的特色。


多麽簡單的一個挑高中庭,多麽可愛的天井,就能讓自然光綫滿滿地灑進幽暗的房子内,空氣的流通增加涼意,綠意盈盈撫慰人們的心靈。


幾張籐椅、一張木桌、一壺茶,一家大小在天井下看著風雲變幻,感受著暑熱裏的涼意,感受著花草帶來的香韻,感受著家人起聚的溫馨;


大家可以什麽都不做,靜靜地享受陽光的餘溫,


也可以閒話家常,談談柴米油鹽,誰說不是一種享受?




住在鋼骨水泥裏的人們,要靠人造燈光照明,要靠冷氣機感受涼意,門戶緊閉爲了隱私抑或不讓冷氣流失?


大家都喜歡夜間出去喝茶,難道外面的茶真的那麽好喝?


不是家裏的茶不好喝,只因外面通風涼爽寬敞,少了局限,多了一份遐意。


人都有 Adaptive Behaviour ,可是,讓你選擇的話,你想住在哪間房子?




 

我的學校有點亂 下

 



   角落裏的擺設品/作品。


   人家嘔心瀝血做出來的,所以要給與恭恭敬敬地三鞠躬~~~


 


         







左上圖:今年三年級的作品。


右上圖:不知道是哪一年學生的傑作,非常通風涼爽,想要躲起來討論、吃飯時,可以來這。


左下圖:也是不知道是哪年學生的作品,好像放很久了,因爲它們,這個地方都圍起來暫時不能用了。


右下圖:四年級的作品,就是那個在學校住了三天三夜或更久,所出來的傑作。嘔心瀝血的成果~~~


 

                      







左上圖:陽光普照的小棚。這個角落非常受歡迎,每次都佔不到這個位置!皆因,裏面有兩張大大軟軟的沙發。


右上圖:這個,請別被它的外表騙了,誤以會它是太陽傘,其實。。。黑色的好像是電箱~~~XD


下圖:也是不知道是哪年的Final Project,可能是去年三年級的。我是喜歡它的光影,所以拍了。


 

我的學校有點亂

 




 


這是我的學校,Utas – School of Architecture & Design


放學后,我們留在學校做功課,吹水,吃吃喝喝。


多數都是在Ground Floor Studio 的照片,因爲這是一、二年級最最常用的 Studio。


剛開始時,我聼說念這一課的人都很亂,我不怎麽信;


過了兩個月,我的房間快成了雜物房,所以我現在相信學長的話了。


 


看看我們學校亂糟糟的樣子,學生的作業、大小模型、木板、膠水、吃剩的零食,到處亂放;還有講師、教授自己的作品也在其中。


有些作品到底是哪一年學生的傑作已無從考察。


亂到,到底哪部分是原本設計的構造,抑或是後來的學生的作品,也已分不清。


 


雖然亂,我反而覺得很親切。


這裡將會是我未來三年生活的地方。


說生活,一點也不奇怪。


之前在學校趕功,把咖啡、杯子、糖、牛奶、餐具都擺放在學校了,如果有需要,學校也設有洗澡間,當時間緊迫,連家都不用囘,一天三餐洗澡吃飯都不用回家了。


不久前,四年級的在學校住了三天三夜,聽説還有人住上一星期的,都是爲了趕功。


 


你說它亂嘛。。。住慣了就覺得它很可愛啦。


 


 

月店:鏡月花 之(三)


 


3




結果,思彤還是將書給買下來了,雖然價錢嚇人的貴。


回到家后,思彤拿著書本,埋進沙發裏,開始翻閲此書。


翻了幾頁,睡意突然襲來,思彤還來不及細想,沒有任何抗拒,模模糊糊地便在沙發上睡着了。





入目所見,滿目瘡痍,街道蒼涼冷清,尺椽片瓦,街上全是逃難時被遺棄的家具、衣物、雜物,而遠處兵戈聲猶在耳。


思彤走在一片断瓦残垣中,沿著大道移步,不久后來到一片斷垣殘壁之下。


她推開半倒塌的側門,放眼所見,原是一片綠樹濃蔭深深的庭院,如今只剩下雜草亂葦。往昔笑語嚶嚶,嬉戲廊下的景象不復再。思彤穿過庭院,越過重重叠叠的檐廊,暮然眼前豁然開朗。


正所謂 荊溪白石出,天寒紅葉稀


她躡足輕輕踏上滿地紅葉,舉步往院中傳出潺潺流水之処。


她終于駐足,凝視著遠處湖邊,俯仰鏡湖的女子。


女子的身影似風似雨似花似幻似霧似虹似霓又似夢。




思彤看得入神,待她如夢初醒般擡頭,月亮已高挂天際,寒風凜凜。


她見那女子開始緩步沿著湖邊步行,隱約聽見她低聲吟哦。


思彤沒來由地心裏一揪,正想上前好好將女子看個究竟,卻見女子搖搖晃晃地轉身仰視月光,背向湖面,緩緩躺下。


思彤一驚,開口大叫:‘ 不要!’


 



 


睜眼一看,晨曦剛剛從天際升起,一縷縷白絲慢慢射進客廳的墻上。


思彤揉了揉額際,直到這時她才發現自己倒在沙發上睡着了。


帶點恍惚失神,思彤到廚房去煮水準備煮咖啡。


等待期間,她瞥見沙發上半敞開的書本。心裏納悶地想:‘ 夢,不一樣了。’


最初,她以爲是看了那本書所以夢見書裏的情景,可是她卻對書裏的内容沒有一點印象。


思彤走向沙發伸手拿起那本書,想著找出昨晚睡着前翻閲的頁面,就在同一時間,房裏的鬧鐘卻轟轟烈烈地響了起來。思彤嚇得連書本掉在地上都顧不及拿起便匆匆忙忙跑進房裏關上鬧鐘。隨即,連廚房水滾的聲響也傳了過來。


就這樣在慌忙準備上班的時間中,那本書被遺忘了。




X               x             x             x              x




月娘在書櫃間轉悠轉悠半響,一臉納悶地看著站在櫃檯前掃地的于瀚。


于瀚呀,我昨天拿回來的那本書呢?’


于瀚拿著掃帚愣愣地回望月娘,歪著頭想了想反問:‘ 什麽書?’


就是那本又黃又舊,像跌進下水溝浸了一天一夜的那本書呀。’


跌進下水溝浸了一天一夜的書?于瀚想來想去都記不起有一本這麽爛的書。


我不知道耶,問羽紅吧,她昨天有出來幫忙看店,或許她知道?’


月娘皺著眉走向于瀚,聲音裏不帶感情地問:‘ 昨天很忙嗎?’


不會呀,閑死了。’于瀚不假思索地回答。


羽紅出來幫忙,那麽你在干什麽呢?’月娘嘴角微微上揚地問。


我。。。’打瞌睡唄。于瀚差一點老實說了,幸好及時住嘴。


哼。’月娘冷哼一聲便轉身回去書櫃去繼續到處轉悠。


咳咳。。。’于瀚乾咳一聲,呐呐地問:‘ 月娘,那本書很重要嗎?’


 問這話時,于瀚心裏祈禱著,最好不是他剛剛想起來的那本書就好。


月娘頭也不囘,哀怨地說:‘ 我好不容易、千辛萬苦才將那本書騙到手的哩!’


那本書很特別嗎?’于瀚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那本書啊。。。是本奇書啊。。。’月娘突然禁聲,轉頭看向于瀚,問:‘ 你終于記起那本書了嗎?’


呃。。。’


怎麽了?’月娘臉帶微笑地來到于瀚面前:‘ 你做了什麽好事?’


看著月娘皮笑肉不笑的笑容,于瀚只覺背脊涼涼的。


那個。。。那個。。。好像賣出去了。’于瀚的聲音越說越小聲,頭也越來越低。


好像?’月娘怪叫:‘ 什麽叫做好像?’


。。。是。。。是羽紅給賣出去了。’


羽紅?!’月娘邊怪叫邊往屋后跑去。


于瀚見狀,趕緊跟著月娘往屋后跑。只見月娘拿著羽紅的紙人到中庭的角落,口中喚道:‘ 羽紅!妳現在給我出來!’


沒料到紙人緩緩動了一下,便沒有下文了。


羽紅!’月娘再喚。


羽紅的聲音從紙人処悠悠響起:‘ 你們的談話我都聽到了,所以我不出來。’


妳!’


嗚嗚。。。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那本書不能賣嘛。’羽紅低聲哭泣地說:‘ 對不起!嗚嗚。。。對不住~~~ 嗚嗚。。。’


于瀚見月娘瞪著紙人良久,最後嘆了口氣,將紙人收進衣襟裏,然後徑直走進藏書房,也就是雜物房裏,久久不肯出來。




(这里要交待一下,由于是草稿,有些年代丫,地点丫,不懂的字呀,全打x, 希望不要介意咯。)


* (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