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

 


人生,可不可以很簡單?


沒有大房車,只要一部代步汽車就好;


沒有獨立洋房,只要一閒溫暖的家便好;


沒有立體LCD Screen,只要看得到的普通電視就行;


不需要天天吃大餐、上酒樓,只要溫飽;


一年一次旅行,不需要五星級酒店,只要有得睡便行;


下班后,得以安靜地聼聼悠揚的歌曲,喝喝白酒或啤酒,興致好時,約三五知己談談心;


早上一杯暖暖的咖啡,下午一杯苦苦的咖啡,傍晚一杯苦澀的啤酒;


人生,就這麽簡單,多好,多單純?


這樣子,少了紛爭,多了一份寧靜。




忙碌的一天過去后,想著該如何犒賞自己,如何享受美好的夜晚;


早上一起床,想著該怎麽享受清新的空氣,如何迎接美好的一天;


假期,只要什麽都不想,就是最好的休息。      


有人,一天到晚24小時滿腦子想著如何賺錢,如何賺更多的錢,甚至在夢中都想著賺錢。


周末休息,對某些人來説是浪費,周末更應該設法去賺別人的錢。


假期?那是什麽?放假是多麽的浪費時間與青春?放一天假便等同損失一天的生意,少賺一天的錢。


這些人,一天24小時一點都不夠,最好給他們48小時。


他們每天都在計算,一天能夠賺多少,一星期賺多少,一個月能賺多少,一年又能賺多少?


如果可能,最好不必給工資,最好每位員工加班超時工作卻不求回報,連假都不請,更是完美。


錢錢錢地,想賺个不停,越是這樣子越是賺不多。


只會賺錢而不懂得花錢的人,如何拼命都賺不夠多。


(真正富有的人,即懂得賺錢,相對的也懂得花錢,他們連花錢時都能夠同時賺錢。)




有時候會想,這樣子的人,懂不懂得停下來看看身邊的事物?


他們,知不知道一個溫暖的下午是個多麽美好的時光?


一首優美的旋律為何物?


可能,他們連天空是什麽顔色都忘了,鳥兒的啼叫聲也忘了,心靈的寧靜也不曾有過。


錢,一把火便能燃盡,爲何如此執著地拽著不放?


他們會說,有了錢,高興怎麽享受都行,有錢,想吃什麽便吃什麽,有錢,去哪裏都行。


不過,不曉得他們有沒有發現,等到他們賺夠所謂的錢后,還有沒有那個時間旅行?還有沒有那個健康享受美食?還有沒有那個品味欣賞美的事物?




心靈如此貧瘠的人,五感肯定貧乏,那他們肯定嗅不到自己身上的銅臭味了。




。。。說不定,他們的人生才叫簡單。什麽都不需要,只要錢就好。




純屬牢騷。


本來不想批評別人的生活方式,可是就像有根刺哽著,不吐不快。


或許,有些人看了后會覺得被侵犯了,不過,上面指的是某個特定的人,一個我越看越不順眼,在他面前多呆一秒鐘都無法忍受的人。


並不是廣泛的指責喜歡賺錢的人,而是我認識的某某人。


 


 

撿破爛兒


 半數從Car Boot Sales 買的、撿的。


 


很多人覺得二手貨不乾淨,嫌棄它們,可是,在其他國家,則是很好的回收方式。


比如,在澳洲有Garage Sales。這些Garage Sales 通常都是在自家的Garage 外擺放各種小東西售賣,所以才叫Garage Sales 嘛。


在英國,售賣二手貨的叫 Car Boot Sales,因爲都是駕著車子去特定的地點擺攤。倫敦近郊的許多地方都有Car Boot Sales,很多價值不菲的古董都能在那裏找得到;劍橋附近的Car Boot Sales 更是許多舊書的集中地,有眼光的人有很多機會挖到有歷史價值的書籍,有些可賣幾百到幾千磅不定,而且有些書過個幾年身價還會提高呢!




如今在馬來西亞,每次看到家裏堆積如山的舊物品便覺得可惜,有股衝動想搬出去賣;待看到被遺棄在路邊的廢棄物,有些還保持得好好的,卻如此浪費,也有股衝動想囘收回家,唉。




之前留學時,一個人住,而房子只提供基本家具,結果偌大的廳裏只有兩張沙發,孤獨伶仃得很。可是,買新的家私不符合經濟效益,只好到二手市場去掏寳了。


這就是我後來養成的陶寳樂了。




二手市場有的是貨品,而且也沒有規定不能賣一手的貨物。從日常用品的碗碟、廚具、衣物至小如螺絲釘、fuse、鈕扣等的都有。衣架少了一根螺絲,一定到那裏找;家裏的勺子舊了也去那裏買新的;沒有紅酒杯,也是去那裏慢慢找出來的;想聼懷舊歌曲,甚至是以前用的黑膠碟,那裏也有。


雖然應有盡有,可是唯一的問題是,很多東西都是亂七八糟地擺放,小的物件多數得往紙箱裏自己翻找,只有看起來比較值錢的東西會美美地擺在顯眼的桌上。




還有另一個樂趣是;這些來擺攤的人,很多都是帶著輕鬆玩樂的心情來參與。因此,他們興高采烈地裝滿一輛車子駛來后,並不打算再次將車子裝滿而歸,尤其是大型物品,比如,家私。


當我的新巢還是很空虛的時候,我都是駕著車子,在Car Boot Sales即將結束時才姍姍來遲。


當人潮漸漸散去,他們離去后的位置總會‘不經意’的留下一些東西。


有完好的、有缺陷的、太老舊的,等等。


這些‘不經意’遺留下來的就是我的目的。


                                                    


                                                      豬寶寶們皆來自二手市場


你們可能會心想,我怎麽‘墮落’到去當垃圾婆?


老實說,我也不想讓自己看起來像收垃圾的,所以不會自己一個人去,一定拉著朋友一起做伴。然後當我們看到心目中的目標時,兩個人會興高采烈、興沖沖地,接著是很不要臉地沖上前撿走自己想要的。


比起一個人默默地撿破爛,這樣子大剌剌地行動方式會比較好吧?


(呵,阿Q精神啊!)


而且,有伴也好辦事。


比如,大型垃圾,如家私,必須兩個人才搬得動。


我們的行爲有時候有點像在跟清掃人員搶飯吃似的,他們的清理工作老是被打擾,而且,原本他們還可以回收那些被丟棄的物品,從中賺一點,可是被我們這些人一攪和,可直接影響了他們的生計。所以,他們的態度一點都不客氣。


有點像跟流浪漢搶飯碗似的。就因爲老是有這種想法,所以每次陶寳我都不敢一個人去,一定找伴。




當個留學生,而且是個窮留學生,基本上就跟流浪漢差不多了。


一個外來人來到別人的地盤駐足、搶飯碗,居無定所,一年可能搬幾次家,所謂的家卻是幾個陌生人組成的,連浴室都要搶著用;每天的生活就像討飯的流浪漢,哪裏的福利部分配食物便往那裏跑。


窮留學生的生活格式都差不多,比流浪漢好一點點而已。




客廳:書架從街邊撿回來的哦!花瓶、燈、相框、鬧鐘,etc, 都是二手市場刮來的。



這裡有認真買進的、二手市場的、街邊撿的及廢物利用的。

小小言情浪漫

 


                                                                                     



話説,一月一日至四月一日爲此,我一直一直呆在奧地利。


這三個月裏,我錯過了農曆新年,卻在那迎接了情人節與復活節。




說起情人節,當時有個剛交往不久的男朋友。


交往了大概兩個月左右我便斷然毅然地離開他來到陌生的國度。


如今回想,當時的我的確很任性。




那個人,那時只是稍微暗示說會準備禮物,可是到底是什麽禮物?如何送到我手上?


等等問題他都不肯透露。


猜想,可能是突如其來的一通電話或是其他的什麽驚喜吧?


怎麽也想不到那個人那麽用心地給了我一個驚喜。


                                                          



情人節那天,早上的課結束后,一如往常般走路囘民宿。


那天房東老太太神情怪怪的、笑嘻嘻地在走廊迎接我,由於她只懂德文,


只好比手划腳地指示我說有快遞。


後來,會一點英文的房東太太也湊熱鬧似的湊過來解釋說有人送東西來給我。


我聼后一直搖頭不相信,說不可能啦!肯定是送錯了。


她們見我堅持不信,着急地拉著我囘去位在二樓的房間。


待我上到二樓時,房門前已經有一大束水仙花擺在那兒。


我難以置信地抱起這大一束花,愣愣地瞧著房東老太太與房東太太,她們兩人則是一臉溫柔地囘以我溫馨一笑,然後留給我一個私人空間。


直到囘房,我還是無法相信眼前的水仙花是真的。


腦袋一片空白,我慢慢地拿起附帶的小卡片,打開前心裏仍然有個聲音辯説:一定是送錯地方了。


仔細閲讀卡片上内容后,還是無法接受這樣一個事實。


呆呆地在房裏不知待了多久,我突然站起身,拉開房門,二話不説跑囘學校去,


一路奔上二樓的電腦室,只爲了上網,爲了跟那個人道謝。


那一瞬間,我想我是第一次真正地想家,想到巴不得立刻可以飛回去!




那天,我跟房東太太要了個大花瓶,輕手輕腳地將一大束寶貝溫柔地放進花瓶,還怕花兒壓坏,


一顆一顆仔細地分開,惟恐它們將互相擠坏了。


來來回囘算了四五次,總共是35朵花苞,已經開花的只有五朵。我約略計算了一下,只要好好照顧,


這些花應該可以維持一個月左右。


爲了不讓花兒凋謝,我很小心地控制房裏的溫度;盡量將花瓶擺在靠窗的地方,窗戶也不關上,因爲房裏的暖氣太強,怕會熱死這些花;


水也是每天都換,而且三天放一片panadol進去,因爲不知在哪兒聽説,這樣子花的壽命會比較長;


爲了使花兒維持綻放與美麗的時光,我每隔兩天便輕輕地、小心地灑水在花兒、葉子上,讓它們美美地渡過每一天;


一旦出現大晴天,我立刻將整瓶花搬到露台去曬曬太陽,做日光浴。


                   



時光荏苒,三個星期后,開始出現第一朵開始凋零的花兒。


真是晴天霹靂般的打擊!


我有生以來第一次那麽愛惜花朵,每天每天跟它們説話,每天每天生怕它們受凍受熱,百般呵護,


怎麽它們還是會凋零?!


看著第一朵凋謝的花兒,眼淚差一點奪眶而出。有一便會有二,而且來的速度還很迅速。


不到五天,已經有將近十朵花兒呈現乾枯的現象,而我只能干焦急卻束手無策。


眼睜睜看著這些花兒凋謝到幾乎一半時,只好忍痛替它們收尸,否則,怕會影響其它還健在的花兒。




桌上墜落的花兒、枯葉,一天比一天多,春天卻在這些花兒凋謝的當兒悄悄降臨了。


當最後一片花瓣掉落時,窗外的雪經已融化,留下一地泥濘,盡量維持的情人節也終于告一段落了。




一個月后,靜靜地凝視那曾經存在的35朵花兒,無法不深思這個月來的執著。


我想珍惜的是花兒?抑或是那個送花的人?


我想留住的是花?抑或只是愛情?


想起那些凋謝的花兒,想到了這麽一句: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


人會變,月有陰晴圓缺;愛情,能夠維持多久?永恒又是多久?


如今,人事已非,記憶裏的愛情則是計算35朵水仙花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