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心碎

 




男人,到底算是堅強的動物,抑或是脆弱的動物?


一直都認爲,男人擁有比女人強壯的體魄、堅忍的心志,他們足以膽擔起女人一生的幸福與重量。




真是如此嗎?


真的,真的是這樣嗎?


淚水往肚裏吞的男人,真的比女人堅強嗎?


                              


 


以前見過一個男人,由於婚姻破裂,相隔了一年,他依然無法靠自己站起來。


家裏亂七八糟,換洗衣物丟到滿地滿屋子都是;


早、午、晚餐,隨便得令人難以置信,連泡面都不煮,光叫外賣;


生活沒有人張羅,活得即隨性也頽廢。


一到夜深人靜,他便獨自一人喝酒消愁,一邊喝一邊抱頭痛哭;


口裏囔著離去的妻子,嚷著挂念年幼的女兒。


天一亮,他又開始故作堅強地生活下去,只要一入夜,又會與地獄使者交涉。


看到這樣子的他,心裏實在火大!


難道,離婚的創傷真的那麽深那麽重?以致一個好好的人,頽廢、墮落至如斯地步?




相隔多年,又遇到了第二個男人。


他還沒有離婚,不過已經接近了。


看起來,他也是受了很重的傷,開始出夜街買醉。


口裏說意興闌珊,不再相信承諾,也不想給與承諾,只想買醉。




原來,家庭也是男人的地基,一旦地基裂開了,男人也就徹底崩潰了。




另一個男人,在更久更久以前,地基便已經塌了。


他花了幾十年的努力方從子女身上得到慰藉。




男人的心,有時候比女人還要脆弱,輕忽不得。


只能說,好的男人有顆玻璃心,要小心握在手裏,別輕易放手。






男人心碎了,只想往外尋找慰籍。


女人心碎時,開始往内尋找自我。


 


Pictures borrowed from photobucket.


 

黯然


 



 


黯然






牽著你的手,因爲被你的忽冷忽熱俘虜,


放開你的手,因爲我們已經走至無言。


看著你凝重的神情,麻木的我無所覺,


看著我離去的背影,你到底帶著什麽心情?




再次重逢,聼著你顫抖的聲音,


聼著你的關懷,心裏竟然甜滋滋地。


聼著你當時不說出口的埋怨,


我,恍然大悟。


那時的神情,不是冷淡,


那時的沉默,不是無所謂,


那是你的氣憤、不甘與疑惑,


也是你的痛。


以背影迎向你的我,懵懂不知,


爲了我的一點私心,


傷害了那個曾經用心愛著我的你。




一個美夢的時間,


奪去了我青春,


而你,


爭取了屬於自己的幸福,


將過往抛諸腦后,


連帶我曾經帶給你的歡樂與無奈,


曾經帶給你的思念與悲傷。




如今時過境遷,


念念不忘的,


竟然是那個決然離去,


轉身背對著你的,


我。


這一霎那,


亂了的,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