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 20

 

第六章 連番災難




這想法才剛冒出頭﹐身子已經快速地向上升﹐原來是被人拉上去的。


一冒出水面又發現自己再次回到那扇船窗下﹐而將我拉回來的則是這位美得不像人的 。。。呃﹐男人。我看到他上衫已經敞開﹐露出一點點胸肌﹐若隱若現﹐惹人遐思。


你竟然是男人 ?!’不會吧? 我運氣有這麼好嗎 ?


口水快流下來了! ’男人依然笑嘻嘻地說。


經他一說話﹐我才警覺我們還浸在水裡﹐而他的一手抓著窗沿﹐一手緊緊環著我的腰﹐而我緊緊地貼著他。。。這感覺真奇妙有點不好意思靠這麼近﹐可是身體卻自行貼緊他﹐而且濕透的衣裳將他的身材都顯示出來了 ! ! 想摸又不敢摸 。。。痛苦 !


莫非姑娘喜歡在水裡談天說地 ? ’


當然。。。哈欠 !’


先進來再說。’說著便將我從窗口丟進船艙裡﹐倒地時還發出乒乒乓乓的聲響﹐那是因為跌進去時一頭撞上桌角然后順便撞倒椅子﹐反作用力反彈往后倒時后腦勺撞向地面倒地時手肘也一併打向地板。


(主要原因﹐體內的壓力還沒有調適好﹐平衡力大大地下降啦。)


美男一進船艙便見到我一連串的災難﹐看得他傻眼。


這個時候的我已經痛得像春卷般縮成一團都發不出聲音了。


姑娘妳。。。還好吧 ?’聲音裡聽得出他正極力忍著不笑出聲來。


~~~好。。。’我呻吟般低聲說:‘好得。。。快死了! ~~~’


讓我看看。’


不要! ’死都不要給他看到! 在帥哥面前出了有生以來這麼大的醜﹐而且全程都看到了﹐寧願死了算了!


他干脆拿了張毯子將我包緊﹐然后直接將我拋到床上去。


!!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痛﹐痛! ’跳起來罵人時太激動﹐閃到腰了!


哈哈哈。。。’他終於還是功虧一簣﹐哈哈大笑﹐還邊笑邊說:‘第一次見識倒霉得像妳這麼徹底的。’說完繼續笑。


笑﹐笑﹐笑﹐笑死你好了!


古人說一笑傾城再笑傾國﹐他現在的笑法難看得只能傾船。


好不容易止住笑﹐他坐在床邊說:‘讓我看看。’也不管我願意不願意便自動地仔細檢查我臉上的傷。


其實傷得最厲害的還是同一處﹐眉心間。


由於他靠得近﹐我完全沒注意到他見到我眉心間的傷痕時眼神閃了閃。


我看著他的臉﹐心跳都慢了半啪﹐哪裡還想到其他 ?


這麼近距離觀看﹐連他的毛細孔都看到了! 美男真不是蓋的﹐連皮膚都保養得這麼滑溜無瑕玼﹐摸上去嫩嫩滑滑﹐順便拉一下也是充滿彈性﹐胸膛還真的有凸出的胸肌咧!


不知道有沒有八塊腹肌?


他終於出聲警告說:‘妳再摸下去我就不客氣了! ’


?’我終於看清楚自己的雙手已經探到他的腰際﹐再下去就答案揭曉啦! 只好依依不捨地收回手。


呵呵。。。’除了傻笑還是傻笑﹐丟臉丟到這種地步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呵呵﹐都跟你說了半天話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問。


衛介﹐姑娘妳? ’


喔﹐我叫符翎。’


然后兩人便大眼瞪小眼﹐氣氛有一點僵?


 

推薦:我們的家

 


<June 5th 2009, World Environment Day has been chosen as the highly symbolic date for this simultaneous, and free of charge, release on every format: movie theatre, TV, DVD and Internet. The aim of director Yann Arthus-Bertrand, distributor Luc Besson and François-Henri Pinault, chairman and CEO of PPR, the film’s official sponsor, is to reach the widest possible audience, and to convince us all of our individual and collective responsibility towards the planet.>


- from youtube/homeproject


url:http://www.youtube.com/user/homeproject


這不是單單以紀錄片的方式所拍攝的影片,Yann 以他獨特的拍攝手法藉以傳達給我們的咨詢——我們的地球。


他告訴我們地球是大家的。


他提醒了我們,地球如何正在被破壞,卻也告訴了我們,人們正如何想方設法補救。


看到他傳達給我們的訊息,我們也該仔細思量,從這一刻起,我們是不是要改變自己?改變我們的生活?


改變我們對地球的想法?


影片以非常唯美的視覺效果呈現,它將會帶給你無限震撼、感動、深思與全新的認知。


 

宿命 19

 

第五章 極品美男




我一個勁兒地打量小人妖﹐旁邊的王媚兒一直扯我的袖子都沒察覺﹐直到小人妖指著我時才回神。


就她吧!’小人妖說著又加一句說:‘看她臉皮這麼厚﹐去陪襯更能顯得其他人有多出色。’


你叫誰去陪襯?! 死人妖!TMD 說我臉皮厚﹐你臉上的粉才厚呢!’我想都沒想就開罵。


后來發現四週靜得可怕﹐轉頭看眼週圍﹐才發現我身邊的 MM 統統低著頭﹐王媚兒也只是抬起眼對我擠眉弄眼的﹐可惜我看不懂 ?


江嬤嬤已經快步走來我身邊想捏我的手臂﹐我趕緊閃開不客氣地說:‘大嬸﹐妳別隨便動手動腳的﹐我只是抵押給妳﹐以后我還是可以將自己贖回來! ’江嬤嬤還不死心地一直靠過來﹐我只好邊躲邊說:‘!!! 要是有哪裡損傷﹐以后一定要妳千倍奉還 ! ’


妳。。。妳這死丫頭﹐看我怎麼懲治妳 ? 連紅大官人妳都幹冒犯! 江嬤嬤喘了喘后向后面的打手罵道:‘我請你們來是看戲的嗎 ? 還不替我抓著這死丫頭 ! ’


說著﹐那幾個打手真的靠過來了。




心想耍一耍那老婆娘是沒問題﹐幾個壯漢我就吃不消了!


你。。。你們別過來啊 !’我吞了口水邊說邊向后退﹐一直退到河岸邊﹐再退就下水了 !


你們再靠近我我就。。。就就跳河! ’我說著稍微瞄眼河水﹐這麼黃﹐會不會有異味啊?


呵呵。。。呵呵﹐姑娘想跳便跳啊 !’其中一個笑嘻嘻地說著還向前走一步﹐看死我不敢跳 !


!’我冷笑著看他們一眼﹐一轉頭便往河裡跳!


跳的時候儘量吸了一大口氣﹐一下水便直直往大船的方向潛游去。




幸好這裡是碼頭﹐大大小小的船只擋著洶湧的水流﹐我靠近大船后便抓著船沿不敢立刻冒出水。一直瞥氣到快斷氣了﹐才慢慢地露出眼鼻。


四週黑漆漆的﹐只有遠遠的岸邊人聲沸騰。


江嬤嬤的喧喝聲﹐MM們的哭泣聲﹐男人們的怒罵聲此起彼落。


呵呵。。。。呵呵。。。’爽死了! 這群笨蛋﹐真以為本姑娘真不敢跳啊? 我可是有牌照的專業深水潛水員耶 !


得意洋洋的興頭上﹐卻突然有把聲音從頭上傳來。


姑娘這麼喜歡游夜泳啊? 不怕凍壞身子嗎? ’


天﹐這麼好聽的聲音到底是何方神聖啊? 光聽聲音人都酥了!


我頭上正好有扇窗透出柔柔的燭光﹐看來是船艙。


那人就好整以暇地倚著窗富饒興味地看著我。


看到那人﹐我差一點暈頭﹐趕緊潛下水裡泡一泡冷靜下來!天呀 !這世上怎麼有一個人俊美如斯﹐美得令人屏息卻又俊得讓人妒忌! 到底是男人還是女人? 長成這樣不論男女都是罪過啊 !


半響後我才再次冒出頭﹐一看那人還在笑嘻嘻地看著我。


姑娘泅水的技巧很不錯哦。’


! 關你什麼事 ?’雖然他 (?) 美得無人能比可是這種情況下我還是小心點好﹐何況我已經有了楊單。。。對了﹐怎麼我這麼笨? 如果我再沉下水裡說不定就能回去現代了?


姑娘。。。姑娘。。。’


? 什麼事啊 ? 吵死了! ’


我已經喚姑娘很多次了。’那人一臉受傷地看著我說。


令美人難過的我真的是天理不容啊! 不過﹐有一件事非弄清楚不可!


見她 (?) 想開口說話﹐我連忙打岔問:‘你是。。。是男是女?’


那人愣了愣才笑著問:‘姑娘認為呢?’


我看了又看﹐而且越看越心慌。這人有讓人為他 (?) 瘋狂的本錢﹐無論男女老少都會被迷得連自己姓什麼都忘了!


無論男女﹐長成你這樣都算是極品中的極品了﹐如果我站在你身邊我還要不要活啊 ? 簡直是罪大惡極!’說完我還拼命點頭﹐的確如此﹐任何有點姿色的站在他 (?) 旁邊都會變成豬頭, 何況是我 ?


? 呵呵。。。呵呵。。。’美人笑得花枝招展說:‘妳想站在我身邊嗎?’


想啊!’一時脫口而出﹐後來想想又不對﹐急忙說:‘想想而已﹐站在你身邊簡直是嚴重打擊我的自信心﹐我才沒有這麼笨 !’


呵呵。。。’又笑了。


而且我要回家了!’貪婪地拼命瞧著眼前的美人﹐希望將他/她的容貌記住﹐忘了多可惜?!


回家。。。?’顯然﹐美人吃了一驚。


我抬眼再看他 (?) 一眼﹐遺憾地說:‘唉﹐才剛見到絕色美女或美男﹐這麼快就要道別了﹐真的捨不得 !’依依不捨地多看兩眼﹐然后忍痛轉頭再次潛進水裡。


回去楊單的身邊才是最真實的﹐所以只好忍痛放棄參觀美男風行的朝代了! 嗚﹐嗚。。。(事實上是在這種時代怎麼過活咧 ?)


為了達到最好的效果﹐我可說是拼了老命地往深處潛﹐潛到鼻子耳朵頭都發脹了﹐希望像來之前那樣回去。偏偏這時候我才想起那時好像是我身上的玉發出暖暖的光環將我圍著﹐伸手一摸才驚訝地發現我的白玉早已經不見了!


那這次會不會真的死定了?


 


 

宿命 18

 

第四章 非常幸福的年代




姐姐是被賣去洛陽嗎? ’


對呀! 我家老爹好賭﹐欠下一大堆債還一輩子都還不了﹐只好將我抵押給江嬤嬤了!’而且是為了三兩而折我腰﹐我在心裡加上一句。


大體上都是為了這種原因賣女兒﹐無論是哪一個朝代都是一樣的。


喲﹐姐姐看起來一點也不傷心?’MM 怎麼這麼精伶?


今天不被賣總有一天也會被賣的﹐何況現在是賣到洛陽算是好! 妹妹妳呢?’


? 我是自願的﹐留在鄉下根本出不了頭﹐想出頭就要去洛陽碰碰運氣! ’MM 說得豪氣雲剛﹐充滿自信! 想不到在這裡會碰到這種充滿志氣的女人﹐難得難得﹐我喜歡!


妹妹想如何施展長才咧?’


什麼長才? 憑我的美貌在洛陽還怕找不到如意郎君嗎?’


啊﹐原來是想釣金龜婿!女人的這一點心思也是不分國籍﹑年齡﹑長相跟時代的。


經她這麼一說﹐我才開始好好打量起這 MM﹐長得算是伶俐可愛﹐美則美矣﹐不過這樣的小美人應該不少吧? 單單這車上的就有好幾個了。


我聽說啊﹐洛陽城裡到處是美男﹐女子拋頭露面不是奇事﹐而且還有很多新奇的東西呢!’


美男?!’哦﹐說到我的心坎裡了:‘真的假的? 美男有很多型的﹐妳說的是指哪一種? ’我的精神來了!


什麼是哪一型? 有分別嗎?’


當然有﹐比如有冷酷型的﹐親切可愛型的﹐高大威猛充滿男子氣型的﹐還有柔柔弱弱型的。。。很多啦!’


這個。。。’小妹妹歪著頭努力想了想說:‘我也不知道? 我聽家鄉的人說現在很多人欽慕的是大才子潘安還有駙馬爺也是個俊美得不得了的美男子。他們是屬於哪一型呢? ’


呵呵﹐那是美男型咧!’呵呵﹐光想象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那姐姐喜歡哪一型? ’


? 呵呵﹐只要是俊男我都喜歡﹐管他是什麼型!’


我也是這樣想耶!’MM 興奮得直拉著我的手臂猛搖﹐遇上知音般對我諜諜不休地討論什麼男子最好﹐或是她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又是什麼樣的。


不過﹐我隱約好像猜到了這是什麼朝代。如果是的話﹐現在正好是內亂時期(八王之亂)﹐又是唯一一個崇尚美男的年代﹐哦﹐跌來這朝代真的走運﹐幸福死了!


剛開始﹐車裡的MM們都不理會我們﹐又過了不知多久﹐她們已經忘了傷痛委屈﹐開始露出鄙視的眼神﹐看得好像我們兩個多淫蕩似的。終於有人忍不住出聲低罵:‘無恥! 敗壞婦德﹑傷風敗俗ETC。’


誰管你們怎麼想? 我高興就好。




牛車裡的時間是難過的﹐可是有了這位小妹妹的陪伴時間還不算太糟。


對了MM的名字叫王媚兒﹐真不知道她父母在想什麼?


坐了天牛車﹐第天傍晚到達渡口后便棄牛搭船。


船有兩輛﹐一艘大得可媲美現代郵輪的帆船﹐依當時的物資資源而言算是很豪華了﹐另一艘帆船就小得多﹐上面載滿貨物。


江嬤嬤先下車跟碼頭的頭頭交頭接耳老半天﹐兩人若有所思地望著我們這一堆豬仔﹐然后又一個長相斯文﹐走路足不沾地﹐穿著寬大衣衫﹐袒胸露肚地小伙子從船上走下來﹔江嬤嬤跟頭頭見了趕緊上前哈腰躬身﹐卑微得很。


小伙子一雙單鳳眼向我們的方向瞄﹐轉頭對江嬤嬤說了些話﹐江嬤嬤拼命點頭﹐然后便向我們走來。小伙子卻衣袂飄飄地站在原地擺款﹐我嘔!


江嬤嬤來到我們這堆人面前﹐將眾人打量了一番后便命人將五﹑六個小姑娘挑了出來。這些挑出來的姑娘一臉的惶恐﹐而且最重要的是全是長得如花似玉的 MM




江嬤嬤又再剩下的人之間慢慢打量﹐大嬸逛菜市都沒有她挑剔﹐不止我等得不耐煩﹐那頭那個小伙子已經不耐煩地走了過來﹐問:‘怎麼這麼久? 爺還等著呢!’


!這小伙子連聲音都是尖尖細細地﹐近看還看得到臉上抹的粉白比城牆還厚!


嘖﹐嘖﹐嘖﹐古代人妖怎能跟現代的泰國人妖相比? 簡直一個天一個地!


 

宿命 17

 

第三章 永安元年




吃飽 (算是吧!) 后﹐雖然還是虛軟無力﹐不過出去走一走應該沒問題﹐沒料到被一口拒絕!TMD﹐我才不依﹐死活都要出去看看!


結果老漢又變臉惡狠狠地說:‘萬一姑娘妳又被拐了怎麼辦? 或許妳想逃走? 門兒都沒有 !’


! 你不能一直將我關在這種鬼地方啊! 我。。。我內急怎麼辦? ’


嘿嘿﹐那裡有桶。


我靠!’氣得不知說什麼了。


好吧 !在人家屋簷下﹐忍就忍﹐以后一定會找機會報仇!


!’既然不能出去﹐聊天總行吧 ?


臭老頭﹐我問你﹐現在我到底在哪裡啊?"


姑娘不知道?’老漢懷疑地問。


醒來到現在我還沒有出過外面﹐我哪裡知道這裡是哪裡?’


哦﹐阿茅村。’我嘖﹑嘖﹑嘖﹐到底什麼爛名﹐我還阿狗村哩! 說了等於沒說我依然不知道自己在哪。


那麼離洛陽有多遠? 在上游還是下游? ’這樣應該清楚了吧?


哦﹐姑姑娘是這個意意思啊? 啊茅村是個漁村﹐就在洛陽城西北。


那麼去到那要多久啊? ’


從這裡渡船船到對岸﹐然后后坐牛車只需要五五天而已。’


!五天 ? 這麼久? ’


姑娘想走路的話十來天也就到了。’老漢老實地說。


牛車﹑走路﹐交通工具再落后總還有快一點的吧?


難道就不能坐馬車 ?’我問。


老漢反而像見到什麼怪物似的盯著我﹐半響才說:‘馬車是貴貴族才能坐的﹐難難道姑娘坐坐過馬車 ? ’


沒有! 我見過而已。’的確沒有﹐我坐的叫汽車 !


老漢仍然一臉孤疑地望著我﹐看著他神色閃爍不知再打什麼壞主意?! 我趕緊再丟幾個問題問他免得他胡思亂想。


現在是。。。呃什麼年號啊? ’


姑娘不知知道 ? ’


不﹐不﹐只是確定一下我有沒有撞壞頭﹐呵呵。’


現在在是惠帝永安元年三月。’


喔﹐好﹐謝謝再見!’


將老漢趕走后我躺在床上(木板) 努力回想究竟是什麼年代 ? 想到入睡了都還沒弄清楚﹐難怪老師﹑長輩老說書到用時方恨少 ! 同感﹐同感! 過來人果然是過來人呀!


第二天我是被人拖下床﹐跌個狗吃屎才清醒的。一路被老漢毫不憐香惜玉地半拖半拉地拽上牛車﹐唯恐賣不出去似的!


遠看有三輛牛車﹐前面第一輛比較堂皇﹐后面那兩輛根本是用來裝貨物的﹐而我則被丟進其中一輛。車廂內大大小小地擠了七八個姑娘﹐再加上我就是九個人了。


不久﹐前頭有人宣喝一聲﹐車子緩緩地動了。




坐了不多久﹐顛簸得瞌睡蟲都醒了﹐也不知還要坐多久才停?


九個人裡﹐有人一臉哀泣﹐有人憤恨﹐有人臉色蒼白難受﹐有人一路哭哭啼啼也有人跟我一樣處之泰然的。


想到還要悶上這麼多天﹐沒人聊天作伴多無聊啊! 看準了那個小姑娘臨危不亂的膽色﹐我自動找她攀談起來。


想來她也是悶得發慌﹐一見我主動她可不客氣了﹐一屁股坐來我旁邊﹐將我旁邊那人擠得老遠。


 


 

[當幸福來敲門]

 




 



一個融合了父子親情 ,生活壓力與無奈,

奮鬥過程中的辛酸眼淚的一部電影

——— THE PURSUIT  OF  HAPPYNESS

[ 當幸福來敲門 ] 2006

這是真人真事的故事改編而成的電影,

由 WILL  SMITH 主演協同他的兒子一起演出

帶點幽默感,帶點心酸,

看了忍不住會想,萬一遇到這種事的是我時

我熬得過嗎?我甚至連想都不敢想。

很感人的故事,看了后會想:

這麽多的挫折與打擊不間斷地發生在一個人身上,

這一切足以使人崩潰而這位主人翁卻熬過了,成功了,

而他的成功卻不是偶然的。

接著不由自主地想,我們哪天如果失敗了,這也不是偶然的,

更不是上天的錯

只是自己不夠努力,意志不夠堅強,毅力不夠。

 

 

宿命 16

 

第二章 我被賣了




喔﹐這樣最好 !’


那。。。那三兩銀子。。。’老漢誠惶誠恐地問。


不用了反正你家閨女﹐又黑又矮廋巴巴的﹐將她押給我還虧呢!’


不會吧?! 三兩銀子就將我賣了 ?!


!! 你們怎麼自己在那自導自演自唱了? 也不問問我這個當事人?! 而且這老頭又不是我什麼人﹐憑。。。咳咳。。。憑什麼將我賣了! ’我是想大喊大鬧﹐可惜聲音聽起來有氣沒力而且還被口水嗆到﹐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 小丫頭﹐從今天起妳就是我鳳凰樓的人﹐不想受皮肉之苦就乖乖給我聽話!還有﹐憑他是妳的救命恩人﹐就憑妳的家人到現在還不來尋妳﹐再憑我買下妳! ’江嬤嬤說著轉身擠出那扇小小的門﹐完全不理會我如何抗議﹑咒罵!


送走了搖著大臀的重量級什麼嬤嬤的﹐老漢一直低著頭地將我從地上扶上床。我直到現在才看清楚這﹐分明是找快木板放在一堆乾柴上充當!


才剛坐穩﹐老漢突然地跪倒在地上叩起頭來﹐老淚縱橫地說:‘姑娘妳妳大慈大悲﹐老夫老老來只得一個女女兒﹐如果她被江嬤嬤給買買了俺活不了啦! 求求求妳做好心幫幫我們爺兒倆啊’


! 只有你有女兒﹐我媽也是只得我一個女兒哩! ’氣死我了也累死我了。


你救我也只是不小心撈上我而已﹐憑什麼要我代替你的女兒賣去那什麼樓 ? !’


鳳鳳凰樓。’


! 鳳凰樓 !一聽就知道不是什麼好地方! ! 聽來就像是青樓! 賣我去做妓女!’嘖嘖嘖正真的原因還是因為我長得福氣才肯買我!


不是是妓女﹐是是。。。’


是什麼啊 ? ’我不耐煩地問。


其實是欄官。’


那是什麼 ? 見老漢依然跪在我眼前﹐這樣很不好說話耶!


你先起來再慢慢解釋。’


俺不起來﹐如果姑娘不答應俺就不起來! ’老漢竟然竟然威嚇我?


好啊! 你喜歡跪就跪著吧! 本姑娘才沒有空理你!’


老漢想了想便站起來說:‘反正姑娘是跑不掉的﹐答應不答應都都無所謂。’




! 哼﹐很難說啊 !’


老漢卻得逞似的笑說:‘妳跑不掉的﹐連續五天粒米未進﹐怎麼可能有體力 ? 別說跑﹐俺看妳現在連坐著都吃力! ’


我心裡已經慌了﹐聽他這麼說那我不就成了砧板上的魚 ? 任人宰割 ?! 雖然害怕我還是儘量表現得冷靜地冷冷地問:‘你到底想怎麼樣?! ’


老漢突然又一臉哭喪地說:‘俺俺就是請求姑娘救救俺家閨女﹐乖乖跟江嬤嬤回鳳鳳凰樓! ’


神奇﹐說變就變一點事前通知都沒有!


! 我還有選擇嗎? ’


沒有﹐俺只希望姑娘娘聽話地留留在這﹐別想耍耍花招。’




! 都被你賣了還在那假惺惺! 不過好女不吃眼前虧!


好﹐可是你好歹拿些吃的給我﹐我都快餓死了!’


老漢聽話地去拿吃的﹐不過他也不笨﹐臨走前順便將門反鎖了。


算了﹐他不鎖門我也不肯定出去后能走多久? 又能去哪兒?


只好乘這段時間好好想一想現在的情況。


看來我是穿越了﹐現在這個年代真的是人人都能穿越﹐想想旅行社的生意越來越難做了。跌崖不死也算是不幸中之大幸﹐可是我到底是掉到哪裡 ? 這又是什麼朝代咧?


我的歷史程度只到小學而已﹐想在這裡呼風喚雨是不太可能了。棋﹐我只會五子棋﹔琴﹐五歲時彈過﹐不過是小孩子玩的那種﹔書﹐平時只看言情小說畫﹐最厲害鬼劃符 ﹐難道去做茅山道士咩?! 不過書法還可以﹐難道擺攤賣字 ?


手不能挑﹐肩不能提﹐氣不能受﹐飯不會煮﹐衣不會洗茶不會斟﹐針沒拿過﹐不過最厲害是拼酒﹐有千杯不醉的美譽﹔夜我天天熬﹐天不亮不睡覺。




想來想去﹐好像跟那江嬤嬤去那什麼鳳凰樓還比較適合我!


難道我莫明其妙穿越來賣笑咩 ! 萬一連身都要賣怎麼辦? 到底賣不賣哩?


還有﹐那個死大餅臉為什麼要陷害我 ? 把我丟到這種地方能有什麼貢獻?


胡思亂想間﹐老漢已經依言拿了些魚乾給我配米粥﹐我邊吃邊罵食物難吃不過我還是沒停嘴地拼命扒﹐后來他又拿了件衣服給我換說是我身上的衣服太奇形怪狀尤其是在水裡浸泡這麼久已經又皺又縮水。


他給我找來的衣服更嘔 !


暗青上衣加上黑色長褲而且超寬鬆﹐整個阿媽樣﹐抗議無效﹐因為這還是看起來最好的﹐他家閨女的衣服太小我穿不下只好穿他死去老婆的衣服!


OMG!!!


 


 

宿命 15

 

 


第二卷 歷史洪流篇




第一章 九死一生


 


 


不知是不是興奮過度動作太大了 ? 我身邊的木頭欄桿一聲不響就斷了﹐中心不穩立即向后倒﹐最后只想到一定要抓著楊單!


但是只楊單驚心動魄地大吼‘不要~~!’,而我正好迎上他悲痛欲絕的眼神﹐我就知道沒抓到他。


靈魂一回殼等著的竟然是跌得粉身碎骨? 這也太扯了 ?


不經意瞥見大餅臉而他竟然?!


TMD﹐我被騙了 ? 什麼快來不及 ? 原來是怕我來不及跌得粉身碎骨﹐死無全屍 ?!


@$$%D%&(NNND, 我咒死你 !咒你永遠都是這塊大餅臉!咒你永遠娶不到老婆! 我。。。我還在賣力地詛咒大餅臉到忘形﹐‘咚’一聲便裁進水裡﹐頓時河水全都湧進嘴巴鼻子耳朵裡﹐而腦袋開始‘嗡嗡響’。


心想幸好是河水或許還有機會便拼了小命地往上劃﹐可是不知為什麼反而沉得更快 !


漸漸地頭上的光亮越來越遠﹐週圍越來越冷﹐我的意識也越來越模糊。。。


昏迷之前好像感覺到身體變暖了﹐將死之人會這麼舒服嗎? 不過也想不了這麼多﹐接下來便陷入完全昏迷狀態。。。




恢復意識時﹐整個人熱得像著火般滾燙頭也痛得不得了﹐全身骨頭都像散了似的﹐一言以蔽之﹐難受﹐難受﹐還是難受!


我就一直昏昏沉沉在這種煎熬中﹐時不時有人在旁邊說話﹐然后又有人喂我喝些難喝得要死的東西﹐待我再次稍微清醒一點時又有難喝得像餿水般的東西硬被灌進來﹐然后又陷入沉睡。(說不定是被那難喝的東西給燻昏了!)




終於睜得開眼已經是五天后的事了。 (后來聽說的)


眨了幾次眼才看清眼前的事物。


其實沒什麼好形容的﹐就是簡陋﹐除了簡陋可能就是破爛不堪。眼前看起來是間木板搭的小屋﹐屋頂零零散散布滿小孔﹐板牆的隙縫恐怕一個兩三歲的小孩也能通過。我現在躺的床不用說也是木板﹐因為我已經覺得骨頭都硬棒棒的。


真想象不到﹐這個年代還有人住得這麼簡陋﹐充其量勉強算是有屋簷遮頂而已。


我躺在床上‘吱吱唧唧’的呻吟著﹐希望有人聽見。


等了半天一個人影都沒有。


我只好費力地撐起身﹐半轉身想要慢慢地爬下床﹐一陣暈旋便五體投地趴在地上﹐前胸鼻子下巴都撞疼了!


怎麼每一次都這樣 ?楊單見到會不會心疼?


嗚﹐嗚~~~~楊單﹐你在哪裡? 我好想你啊!見到你我一定不會再逃避﹐不會再覺得你很恐怖﹐我現在反而覺得你很可愛呢 !


~~~我干脆賴在地上哭了起來。


為什麼哭了這麼久都沒有人來關心一下 ? 有善心救人怎麼就不會想到關心一下病人 ?


讓九死一生的病人住這種隨時會塌的房子已經很不應該了﹐現在竟然任由病人自生自滅會不會太不人道啦?




仍然在那自哀自怨時﹐門板終伊呀地打開了。只見一個擺著肥臀﹐手裡拿著帕巾扇著風﹐臉上的妝濃得抖一抖身子都會有一層粉掉落 !


這麼個人物大搖大擺地走進這間小房子﹐立即連後面的人都進來了!


最令人納悶的是﹐她身上的服飾﹐穿著長衫﹑襖﹑襦﹐下身長裙﹐頭戴珠玉﹐服飾是很美沒錯﹐不過腰身對她而言太高﹐哪裡是腰根本分不清。。。


唉﹐什麼時候了我竟然只想到這些???!


哎喲﹐這就是你說長得不錯的那姑娘 ?你看看﹐這是什麼德行啊?‘這女人聲音尖銳﹐嗓音如破竹﹐難聽死了!


呃﹐江嬤嬤﹐這這個年頭想要找找個福氣的丫頭可不容容易啊! ’跟著叫江嬤嬤后面站著卻進不來屋子里的黝黑老漢結巴著巴結說:‘俺剛巧在河河邊打魚撈上她這幾天也只給她喝﹐喝些符水卻還﹐還是這麼福氣!’


!我靠 !’我氣得勉強撐起身子坐在地上罵:‘你真TMD 竟然給我喝符水 ?! 你是想要我死快點嗎 ?’難怪那幾天總感覺有人逼我喝些怪水﹐原來是狗P符水﹐莫明其妙喝下這麼多碳水化合物! ”


哈。。。!! ’身體竟然這麼弱﹐罵個人就氣喘了!


唔。’江嬤嬤瞇起她的鳳眼上上下下打量我說:‘的確挺精神的﹐雖然長得不怎麼樣不過。。。呵呵﹐耐操就行了! 呵呵’說著又陰惻惻地笑了。


喂喂喂 ! 妳這話是什麼意思啊 ?’聽起來好像不是什麼好事?


! ’江嬤嬤也不理我徑自問身后的老漢:‘你確定沒人來尋她 ?’


對﹐對﹐對﹐這幾天俺也沒見誰家來找人﹐她她躺了五﹑六天了﹐可能家人人都以為她沒有了。’老漢便說便擦汗﹐不知是天氣熱或是做著虧心事而冒冷汗 ?!


 

宿命 番外篇(2)

 

番外篇 (2)




楊單篇 - 我變態的愛




小冬瓜長大成了大冬瓜! 光長肉不長智慧的笨蛋。


這麼大一個大帥哥在她面前﹐她卻喜歡追在其他人PP後面吃苦頭!


忘了我﹐這個可以原諒畢竟那時候她也只有三歲﹔三歲就喜歡看帥哥的人偏偏將眼前的帥哥當透明﹐這個怎麼說都無法原諒了!


聽曉清說她十歲時父母離異﹐後來搬到她外婆家住﹐因此跟曉清成了鄰居﹐天天被人欺負。。。好吧! 看她這麼可憐我就原諒她的無知好了﹐可是。。。為什麼會看上呂慶祥?


還追他追到山西?!




原本﹐諒她再努力﹐慶祥也不會對她感興趣﹐她依然很安全”﹐直至逛夜市那晚。。。


我只是稍不留意﹐跟在我們身後的兩個女生就失去蹤影。


好不容易看到她們的身影﹐還沒來得及走近便聽到四週突然一片混亂。等到我們趕到她們身邊時﹐一個老頭全身痙攣地倒在她們面前一步遠。


只見小冬瓜筆直地站著﹐兩眼發直地盯著老頭的慘狀發獃﹐口裡喃喃不知念著什麼?


週圍的人很多都陷入惶恐﹐就見有個慌亂的傢伙跌跌撞撞地快撞倒小冬瓜﹐我想也不想便抱著她躲到一邊。


懷裡的感覺就跟以前一樣軟軟嫩嫩的舒服﹐可是現在的大冬瓜雙眼呆愣﹐看得我心裡直揪著。


符翎?翎翎?’我輕輕搖晃著她﹐卻見她失神的看著遠方﹐口裡還在唸唸有詞﹐說著一些我聽不懂也從沒聽過的語言。


我抬起她的下巴逼她直視我﹐說:‘看著我!翎翎﹐醒醒!’


符翎的眼神閃了閃﹐慢慢地伸手摸上我的臉突然慘淡地笑了聲說:‘對不起。。。危。。。’


還沒聽清楚她的話便毫無預警地昏倒在我懷裡。




三天三夜﹐我隨便找個理由杜絕其他人的靠近而守了她三天三夜。她睡得很平靜﹐平靜得仿彿一輩子就這樣睡下去。


! 我不允許!心裡有個聲音突然響起。


激動的心停不住﹐仿彿愛了她很久很久﹐可是只要我一放手她便會消失在我眼前。。。


我無法想象她離去的情景﹐看著沉睡的她﹐我終究忍不住將她攬進懷裡。。。


若果可以一輩子將她收納在懷裡多好? 不管她眼裡看的﹐心裡想的是誰﹐我只要她在我的羽翼下安然無恙就好!


一旦打定主意﹐心裡感覺輕鬆了許多﹐而別人怎麼想都與我無關。


所以﹐一見到她嫩嫩白白的臉蛋就想捏﹑想到軟軟的身子就想抱一抱﹑看到她傻愣愣的樣子就想狠狠地咬。。。。。。


我好像越來越變態﹐她見到我就像見到鬼似的﹐想跑卻不敢跑﹐可我心裡就是樂 !


偏偏﹐她三番五次出狀況﹐我的心裡也越來越不安。


漸漸地竟然還出現幻覺?!


在我心裡她已經不再是那個有點白痴的胖妞﹐反而開始覺得她很美。。。。。。躺在大紅樹下的她很美﹐長髮披肩的她也很美﹐靦腆的﹑氣鼓鼓的她也很美﹐我越陷越深﹐越來越無法自拔。。。。。。


只要她一離開我的視線範圍﹐我就受不了﹐心神不寧的。




今晚﹐心裡亂糟糟的好像有事將會發生﹐輾轉反側無法入睡。


我乾脆偷偷摸到翎翎房裡﹐躺在她身側呆呆地看著她的睡臉。


到底是干嘛的 ?我心裡也沒個準。


不一兒﹐一聲咕嚕嚕的聲音響起。。。原來有人睡著了也會肚子餓到這種程度。


看著她迷迷糊糊的醒來﹐迷迷糊糊地爬下床結果卻跌個狗吃屎。。。別怪我冷眼旁觀﹐實際上是來不及反應。


只見她趴在地上不斷呻吟然後才老牛似的慢慢爬回床﹐我忍不住輕聲嘆息。


看著她吃了一驚﹐身子一歪又要摔下床﹐我趕緊將她拉回來﹐這一看我也吃驚了﹐哪有人摔下床會摔得頭破血流?!


翎翎見到我時,那幅像吞了粒大雞蛋的模樣真的。。。很可愛。


爲什麽會這麽可愛?


當我打開床頭燈時,翎翎趕緊瞇上眼。


突然閒,看著她額上的傷口,我有股很強烈的衝動,有種揪心的痛,心裏突然有個聲音響起,要我別放手,一旦放手她便會消失。


不明所以地,我竟然低下頭輕輕地吻上她的傷口。。。。。。


 

宿命 番外篇(1)

 

番外篇 (1)




楊單篇 ―― 天真歲月




那年我六歲﹐她三歲。。。




長得圓圓滾滾的小女孩莫明其妙出現在我家圍牆上﹐搖晃著一雙小胖手使勁地向我招手﹐我好奇地走向她﹐想看看這個小冬瓜是怎麼掛在我家牆上?


‘小~~~哥哥!’小冬瓜的聲音挺甜的。


‘你是誰?’


‘你又是誰?’她睜著圓滾滾的大眼問。


‘我先問妳的﹐應該妳先回答。’


‘。。。是噢! 我叫翎翎﹐小哥哥哩?’


‘。。。不告訴妳。’


‘。。。’翎翎傻傻地瞧著我﹐然後甜地笑說:‘沒關係﹐媽媽說長得帥的人都不是好東西﹐小哥哥長得還可以﹐應該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嘍﹐所以翎翎不會不高興的。’




‘妳在上面干嘛?’我不高興地問。


‘看帥哥啊!’翎翎說著艱難地伸出短短胖胖的手指指向不遠處說:‘看﹐在那裡!他是不是很帥?’


‘妳才幾歲啊?帥哥帥哥的叫﹐妳懂什麼叫帥哥嗎?’


‘呃。。。姐姐們說。。。’翎翎歪著腦袋想了一回兒才說:‘她們說就是長得很好看的哥哥就是帥哥!’


一家子什麼人啊?


‘我是不是帥哥?’我有點不爽地問﹐好歹大人們都說我很好看的說。


‘你?’翎翎認真地點頭說:‘好看而已﹐還不夠帥。’


‘哼!’我決定不理這個沒眼光的小白痴。




後來這牆頭草天天到牆頭報道﹐天天往我家的男人張望﹐後來我真的忍無可忍了。


‘妳每天都來﹐家裡沒人管妳嗎?’


‘沒有﹐他們很忙的。’翎翎也知道爬牆頭辛苦﹐竟然帶來小枕頭枕著。


‘妳下來﹐在上面太危險了。’天天看她搖搖欲墜的攀在牆頭﹐到現在都還沒摔下來都算是奇跡了。


翎翎看了眼地面使勁搖頭說:‘不要﹐太高了!跌下去PP很痛的!’


‘我抱著妳不會讓妳跌痛PP的。’


‘真的?’


我用力地點頭。


翎翎自言自語地說:‘媽媽說帥哥個個沒那個什麼良心﹐最喜歡騙人。。。不過小哥哥你應該不會騙人的。’


我咬牙切齒地盯著這個小冬瓜﹐心想﹐妳一旦下來就死定了!


不知情的翎翎吞了口口水才說:‘我跳嘍!’說著便真的跳下來。雖然我已經及時跑上前接著她﹐可是她實在太重了﹐重得將我壓倒坐在地上!她的PP沒事﹐我的卻出事!


翎翎高興地我身上爬下來﹐蹦蹦跳跳地在我身邊打轉﹐口裡開心地嚷:‘我終於下來了!姐姐們輸了!呵呵。。。’


我一聽﹐氣得將這個小冬瓜拉到眼前咬牙問:‘什麼輸了?’


‘嘻嘻。。。’小冬瓜笑得眼睛都彎成月形﹐樂得拉著我的衣服說:‘大姐姐說這間屋子的哥哥們不會理翎翎的﹐因為翎翎太胖太醜﹐如果有人肯讓翎翎進這屋子﹐姐姐們就要給翎翎吃糖!’


我覺得心裡面有東西揪著﹐很不爽﹐很不高興﹐很難過。。。


‘妳是笨蛋嗎?妳的姐姐這麼說妳還這麼開心?’想了想再加一句:‘妳一點也不胖不醜!’


‘呵呵。。。我知道啊!’翎翎黏上來﹐抱著我的脖子撒嬌說:‘翎翎怎麼會輸啊!翎翎很可愛的﹐是不是﹐小哥哥?’


小冬瓜的身子還真的很軟很舒服耶。。。摸起來嫩嫩的﹐難道小女生都是這麼柔軟﹐這麼水嫩?我忍不住抱了一下﹐結果牆上立刻出現女人的叫囂聲。


兩個大我幾歲的女生趴在牆上大嚷大叫﹐小冬瓜一聽到她們的聲音立即躲到我身後﹐然後大人們出現了﹐然後小冬瓜被帶回家﹐然後我到後來都沒見到小冬瓜當牆頭草﹐又然後﹐我當了牆頭草。




每一天﹐我都像白痴似的辛辛苦苦爬牆﹐掛在生滿苔蘚的磚頭上等小冬瓜出現。


每天看著小冬瓜被她的姐姐們耍得團團轉﹐又被她家庸人拎來拎去﹐然後她家那只長得比她還大上一倍的狗狗也天天追著她跑﹐每次她跌倒後都扁嘴大哭﹐爬起來邊哭邊跑﹐後面那只熱情如火的狗狗以為她跟它玩﹐所以她一旦開始跑﹐它便一直追。。。真蠢啊!


終於有一天﹐我真的忍無可忍﹐乘翎翎走圍牆附近時喚她。


翎翎一見我掛在牆上便高興得蹦蹦跳跳跑過來﹐途中當然也摔了兩次。。。


‘小哥哥﹐好久不見!’翎翎遠遠地站著說。


‘妳站那麼遠干嘛?’


‘站得太近翎翎看不到小哥哥啊!’


唉。。。也對。


‘為什麼最近都不見妳爬牆?’


‘媽媽不准翎翎再爬牆﹐梯子都藏起來了。’


‘那麼妳可以從正門進來玩啊!’


‘可是沒有人叫我過去玩啊!’翎翎睜大眼無辜地說。


。。。無言。。。到底誰才是笨蛋。。。


‘咳。。。咳。。。’我清了清喉嚨﹐問:‘翎翎想不想跟我玩?’


‘想!’翎翎用力地點頭!


‘呵呵。。。那麼我過去找妳來我家?’


‘。。。為什麼你不直接來我家玩?還要過來過去的?’


。。。。。。好﹐我明天去妳家玩。。。對了﹐妳叫什麼名字?’


‘我叫符翎!小哥哥呢?’


‘楊。。。’話沒說完便被符翎家的管家那把大嗓子打斷!


‘哎呀! 慘了。。。’翎翎一聽見管家的聲音嚇得立刻往另一個方向跑﹐跑出兩步後突然回頭對我嚷:‘小哥哥﹐明天記得來找我哦!’還對我拼命揮著雙短手。


想不到﹐當天晚上我就病了﹐病了好幾天﹐痊癒以後想要找符翎玩才知道她們全家去旅行了﹐兩個月後她們卻莫明其妙搬走了。。。




直到﹐大一入學典禮那天﹐曉清表妹拉著一個白白胖胖﹐水嫩水嫩的小女生介紹說她是她的好姐妹﹐從小一起長大的鄰居。。。


‘你好﹐我叫符翎!’